中國西藏網 > 生態

滇金絲猴的“保鏢”們

扎巴旺青 發布時間:2020-08-07 09:42:00來源: 中國西藏新聞網

  滇金絲猴的“保鏢”們

  ——芒康紅拉山滇金絲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小昌都站護林員的故事

  護林員每天重復著相同的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甚至有些乏味。和他們聊起巡山的經歷,聊起野生動物,你聽不到驚心動魄的巡山經歷和感天動地的豪言壯語。

  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說的,偉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偉大。只要有堅定的理想信念、不懈的奮斗精神,腳踏實地把每件平凡的事做好,一切平凡的人都可以獲得不平凡的人生,一切平凡的工作都可以創造不平凡的成就。

  正是因為這些默默奉獻的守護者,以心中的執著,留住了這片凈土,把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文明觀落到實處,用平凡崗位上的擔當與責任,讓生命在平凡中閃光。

  ——題記

  茫茫無際的高山林海中,有一群滇金絲猴“保鏢”,他們以孤獨的堅守和執著的信念為伴,常年守護著滇金絲猴!

  從芒康縣城出發,約1個小時車程,便到了紅拉山。芒康紅拉山滇金絲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小昌都站就位于紅拉山山腰。我們走進保護站,聆聽滇金絲猴“保鏢”們講述他們的故事。

微信圖片_20200803192420.jpg
圖為護林員通過通過監測服務平臺,對保護區進行遠程實時監測。

  好人——布嘎

  布嘎不善言辭,但是個熱心人。在村里也好,在保護站也好,布嘎樂于助人的性格也讓村民和同事都很喜歡他。

  因為今年他所在的曲孜卡鄉昌都村樂榮組給他頒發了一個“好人”獎,同事們談笑間也就在他名字前加上好人兩個字,布嘎只是笑笑也不說話,算是默認了。

  作為芒康滇金絲猴的“家園”,芒康紅拉山滇金絲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總面積近18萬公頃,涉及芒康縣嘎托鎮、如美鎮、幫達鄉、徐中鄉、曲孜卡鄉、納西民族鄉等6個鄉鎮的15個建制村,森林覆蓋率達70%-80%,海拔在2200米至4700米之間,是我國高原林區寶貴的多樣性物種基因庫。

  由于家庭困難,在芒康縣林業和草原局的協調下,布嘎被安排到保護站工作。2015年,因為家里耕地少,缺乏勞動力,布嘎被列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芒康紅拉山滇金絲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設有3個管理站、5個保護站、13個保護點。保護區人員由林業局、保護地管理局4名行政人員及1891 名護林員組成,行政人員負責行政工作的開展及護林員的管理工作,護林員按照工作要求對保護區開展巡護。

  作為保護區護林員,布嘎的責任是做好野生動物的管護工作,制止亂砍濫伐、亂捕濫獵等違法違規行為。有了這份工作,他可以享受每年7200元的薪資待遇。“這筆錢能夠補貼家用,我很高興”,布嘎的話簡單而實在。

  其實,除了能有工資拿,在保護區工作的6個年頭里,在翻山越嶺的巡山歲月里,滇金絲猴已成為他的一個寄托。

  “我四歲時就看到過‘準察’(意指滇金絲猴)”,盡管時間已經過去52年了,但布嘎談起第一次見到滇金絲猴的那一場景依然歷歷在目,“我當時看到一只猴子就在村里的莊稼地邊,它的臉跟人的臉差不多,白里透紅,從那以后,我有事沒事就喜歡往山上跑,希望能再次看到那只猴子。現在能從事這份工作,也是我和‘準察’的緣分,只要干得動,我想繼續在保護站干下去”。

  紅拉山一帶60年代至70年代滇金絲猴數量估計有2000多只,后因濫肆捕獵,至80年代初只剩500只左右。1988年,經西藏珍稀野生動物考察隊確認,當地百姓稱為"準察"的花猴是世界瀕臨滅絕的滇金絲猴。1986年芒康紅拉山成立縣級自然保護區,2003年經國務院批準成立芒康滇金絲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每次巡山休息間隙,布嘎總會帶上一個小袋子,到處轉轉,看看是否有塑料飲料瓶等垃圾,“這些東西如果讓‘準察’吃進肚子里,那就危險了”,布嘎說,“不過和以前相比,游客也好,村民也好,亂扔垃圾的少多了”。

  保護區成立后,和其他護林員一樣,布嘎的另一項工作就是向當地群眾進行野生動植物保護和生態環保意識方面的宣傳。芒康縣各個層面的無縫宣傳教育,為開展自然資源保護及野生動植物保護提供了良好的群眾基礎。現在,滇金絲猴種群數量已經達到800多只。

  老板——加央歐珠

  “在我們站里,我的工資最高,他們都叫我老板。”1989年出生加央歐珠說話快人快語,而且很享受人家叫他老板。

  2017年,他花5000多元到芒康縣學習駕駛技術,準備拿了駕照跑運輸,趁著年輕多出去走走,開開眼界,順便掙點錢。到保護站工作后,因為有駕照,所以站里的垃圾車、灑水車都讓他開。多勞多得,收入自然也高,一年大概有21600多元的收入,比布嘎他們高出一大截。

  “今天你們來的不是時候,碰上下雨天,不然在紅拉山頂有可能會看到滇金絲猴”,加央歐珠很是替我們感到惋惜。

  “紅拉山上的密林里,現在有兩個猴群,今天這個天氣,估計它們都躺在家里看電視,玩手機”,加央歐珠這句話,引得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資料顯示,保護區內有3個家族的滇金絲猴,以滇藏公路214線為分界線,可分為兩個片區。西片小昌都境內紅拉山的一個家族;東片徐中鄉的比拉卡、卡拉、那弟貢、瑪龍普、重重普等地的兩個家族。

  按照巡山值班表的安排,加央歐珠和其他四名隊員每周都要在保護區巡查一遍。

  巡山時,自持年輕力壯的加央歐珠曾經歷過一次驚險時刻。

  前年7月,他和同事的巡山行程接近尾聲。由于遇到大風雨,降溫之后變成大雪。加央歐珠的摩托車陷進泥潭,啟動不了。

  “我看天色已晚,以為自己能修好車子,就叫其他隊員先回去,”加央歐珠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其實我是在逞能,想表現一下。”

  保護區氣候隨著海拔的升高而變化,形成河谷干熱和山地嚴寒的特點。海拔3200-4000米的暗針葉林帶,為滇金絲猴常年棲息之地,是保護區森林資源的主要部分和精華所在。

  “雪越下越大,想推車走,但又冷又餓,根本沒有力氣,想給同事們打電話,又覺得會沒有面子”,白茫茫的山谷,讓逞能的加央歐珠感到一絲絲后怕和后悔,靠在摩托車上休息的加央歐珠感覺一絲絲困意襲來……

  大概過了兩,三個小時,從山梁邊,夾雜著摩托車的馬達聲,傳來陣陣呼喊聲,原來是前來救援的巡山隊員們。

  差點被凍傷的加央歐珠得救了,也被保護站領導狠狠批評了一頓。自此以后,加央歐珠再也不逞能了,巡山路上潛在的危險讓他變得穩重成熟了許多。今年,站里還安排他參加了在云南舉行的滇金絲猴保護培訓。

  近年來,保護區先后實施了四期基礎設施建設工程,累計投資7050.88萬元。群眾生態保護意識由被動變為主動,亂砍濫伐、亂捕濫獵等違法違規行為持續好轉,保護區九年來未發生過一起森林火災。

微信圖片_20200803192445.jpg
圖為護林員在紅拉山巡山。

  美女——阿桑拉姆

  “‘準察’不大喜歡吃我們為它們準備的食物”,阿桑拉姆話音剛落,和她同一年到保護站工作的扎西多吉在一旁叫道:“美女,是鹽巴放多了吧”。

  阿桑拉姆成為保護區護林員有三年的時間了。這期間,芒康縣林業和草原局以野生動物識別認定、野生動物保護及護林防火等為內容,對護林員累計組織開展培訓4次,共計2000余人次護林員參加培訓。

  阿桑拉姆也不怎么愛說話。偶爾,也會和布嘎等年紀大一點的隊員話家常。不過,如果有人跟她聊聊滇金絲猴喜歡吃什么,她的兩眼立刻放出不一樣的光芒。

  她沒有搭理扎西多吉,繼續向記者解釋道:“按照培訓老師的要求,將玉米、青稞各一碗,再加半碗鹽巴,攪拌均勻后,分成三份就可以喂它們了……”

  每次進山的時候,隊員們會騎著摩托車前行,而到了沒路的地方就只能徒步前行。走累了、餓了,找個陰涼的地方,簡單的吃喝上幾口,聊聊天。有時,阿桑拉姆興致來了,也會即興為隊員們哼唱一曲家鄉的山歌。風吹過樹葉的嘩嘩聲和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像是給阿桑拉姆的回應。

  巡山時,隊員們盡量不讓阿桑拉姆去一些危險的路段,但總也拗不過她的堅持。

  今年3月的一天,雪后的紅拉山披上銀裝,猶如一幅美麗的畫卷。然而,風景雖美,但跋涉的艱辛也不言而喻。一路上,巡山隊員們小心翼翼,專挑好走的地方下腳。盡管如此,回到保護站時,阿桑拉姆還是摔了好幾跤,弄得渾身都是泥。

  常年的巡山,也讓滇金絲猴們對護林員們熟悉起來。看到巡山的護林員,猴子們跳來跳去,隱藏在樹后,保持著一段距離。當阿桑拉姆把食物放到投放點時,它們遠遠地看著,等阿桑拉姆他們退到林地邊時,滇金絲猴才慢慢跑過去,挑剔地挑選著食物。

  “每次看到‘準察’,就很開心,尤其是當它們開始吃我做的食物時”,阿桑拉姆說。看著它們進食,是阿桑拉姆巡山路上經歷的最美好的時刻。

  阿桑拉姆告訴記者,滇金絲猴主要靠吃果子及云杉、樺木等樹的嫩芽、幼葉,它們也挖食貝母、蘑菇。冬季,大雪封山時,它們最需要投食,因為缺乏食物來源。

  巡山回來后,阿桑拉姆開始擔心起孩子的學習。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出嫁的女兒不用她操心,在鹽井中學讀初中的兒子一直讓她放心不下。

  她問記者,孩子長大了干什么好?讓他和我一樣,成為芒康紅拉山滇金絲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工作人員是不是更好?

  阿桑拉姆說這些話時,滿眼都是愛意。也許,當她向滇金絲猴投食時,看著它們進食時,也是這樣的眼神。

  (記者 扎巴旺青 胡榮國 陳志強 劉金鵬 朱杉 周婷婷)

(責編: 賈春玲)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四川省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