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澤培:讓“波羅木刻”生生不息

薛文獻 王澤昊 發布時間:2020-08-10 08:47:00來源: 新華社

   盛夏,西藏波羅鄉外沖村雨水充沛,氣候宜人。

   在木松民族手工藝基地里,30多名木刻匠人正專心致志地工作,偌大的房間,“唰唰”的刀刻聲格外清脆。

   匠人們依窗盤腿坐在木榻上,懷中抱著豎立的木板,不同形狀的特制刻刀輪番上手。一個豆大的藏文,就要精心刻上好一段時間。

   他們的師傅是57歲的澤培,一位個頭很高、衣著講究、眉眼間充滿精氣神的“康巴漢子”。他對待木刻很是嚴苛,要求徒弟們精益求精地完成每一板作品。

   徒弟們埋頭趕工,澤培也沒閑著,他不停踱步到徒弟們跟前,神態慈祥地反復叮囑,生怕某個人因一時疏忽出現差錯。

   波羅鄉位于藏東的高山峽谷中,是著名的“木刻之鄉”。據史料記載,波羅古澤木刻雕版起源于1676年,被視為西藏雕版印刷的鼻祖。300多年來,這套“木刻古法”被一代代波羅鄉人演繹傳承。

   2008年,“波羅古澤刻版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我們現在正在做的,是四川白玉縣與我們鄉簽訂的合約任務。除了這里的30多人,鄉里還有30人在白玉縣那邊做。這60多人要花費10年時間,才能把已簽定的任務做完。”澤培說。

   19歲的四郎德克是澤培新收的徒弟,也是為數不多的女弟子。學徒一年來,小姑娘已經能獨自完成簡單的藏文雕刻,每月可完成四五塊板,收入3000多元。

   曾經,年幼的澤培與四郎德克一樣,一刀一刀開啟了自己的“木刻人生”。

   12歲時,澤培在父親的影響下開始學習木刻。4年后,他已精通經文、書法、佛像等雕刻技藝,甚至出師帶徒,在當地小有名氣。

   又過了幾年,澤培隨父親去四川德格印經院繼續進修,并從事刻板工作。“20世紀80年代的時候,我每個月靠刻板、教授別人木刻,就能掙200元。”澤培告訴記者。

   然而,在德格印經院工作了3年后,澤培卻萌發了回鄉的想法:“雖然我能掙這么多錢,但鄉親們還是一貧如洗。我想回去教他們木刻,大家一起致富。”

   40年前,波羅鄉交通閉塞,幾乎與世隔絕,人背馬馱是主要運輸方式。返鄉前,澤培把手頭的積蓄都買成了卡墊、米面、衣服等,費了很大的勁才帶回村。

   回到波羅不久,澤培就收了12位村民做徒弟。“來我家學木刻,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不收學費,倒貼食物,初心是傳承木刻藝術。”

   在澤培的帶動下,學木刻的人越來越多,歷史悠久的“木刻之鄉”重煥生機。

   白卓村的白瑪加村一家6口人,年收入只有一萬元左右, 2016年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2017年,白瑪加村放下皮鞭和鋤頭,師從澤培學習木刻。3年后,白瑪加村的木刻技藝已非常嫻熟,一個月能刻出7張板子,收入5000多元。全家現在吃、穿、用都變好了,還買了十幾萬元的車子。

   “能把這項傳統藝術傳承下來很不容易。現在不少年輕人愿意學習這項技藝,貧困戶也能依靠木刻脫貧致富,我感到很自豪。”澤培說。

   2018年,澤培榮獲“波羅古澤刻版制作技藝”國家級傳承人。在政府扶貧資金的支持下,波羅鄉建起了占地約1400平方米的木刻基地,并成立了“江達縣波羅鄉木松民族手工藝有限公司”。“波羅木刻”實行公司化經營,還帶動了29名當地貧困戶就業。

   從木刻基地廠房出來,澤培帶記者來到他的家里,迫不及待地從柜子里翻出了“傳家之寶”——一塊長約30厘米、寬約15厘米、木色泛黑的“六字箴言”板。

   “這個板子已經有300年的歷史了,是波羅木刻創始人——貢拉洛杰大師親手刻制的。”澤培滿懷期待地說,“我希望波羅木刻也能像這塊板子一樣,永遠傳承下去,歷久彌新。”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四川省快乐12开奖结果一定牛